<u id="g9cfv"></u>

<acronym id="g9cfv"></acronym>

<acronym id="g9cfv"><dd id="g9cfv"></dd></acronym>

<button id="g9cfv"></button>

<p id="g9cfv"></p>

信息網_資訊網

經典美文聯系我們

周口信息網 > 熱點信息 > 正文

“雙減”落地,IPO無門,K12教培行業大限已至?

網絡整理 2023-11-12

(原標題:“雙減”落地,IPO無門,K12教培行業大限已至?)

采寫/萬天南

2019年4月,俞敏洪出版了一本自傳《我曾走在崩潰的邊緣》,那本書以極致的坦誠,在豆瓣收獲了8.2的高分。

今天,俞敏洪未必崩潰,但俞敏洪創辦的新東方崩盤了,在港股大跌四成之后,美股盤前跌幅一度逼近七成。

遭受重倉的不止新東方,在線教育股無一例外成為了難兄難弟,高途、好未來、51Talk、網易有道等等,集體大跌。

在線教育股的大崩盤,與政策靴子落地有關,針對教培行業監管的“雙減”文件(中辦發{2021}40號文件,以下簡稱40號文),已經在7月20日正式印發并下發到下級教育部門。

而在全面治理的政策主基調敲定的同時,北京、上海、沈陽、廣州、成都、鄭州、長治、威海、南通被列為了全國試點城市。

政策的嚴苛程度,也超過了一些行業人士此前的預判,一個半月前,一位在線教育資深人士還相對樂觀,認為K12在線教育行業還存在結構性機會,“升學教輔、素質教育賽道或許會與學科教育協調并進,身體素質和藝術培訓,都可能是之后的發展方向”。

文件落地之后,他告訴《財經故事薈》,“我現在都不知道這個行業該不該存在了”。

前疏后堵斷流失血,校外培訓前途未卜

“文件的初衷就是為家長減負,包括時間和金錢”,一位要求匿名的在線教育前高管告訴《財經故事薈》。

目前,40號文整體的政策主基調是,強化學校教育的主體地位,而對校外培訓機構的口徑則是“全面規范”,最終達成的目標是,“學生過重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,家庭教育支出和家長相應精力負擔1年內有效減輕,3年內成效顯著?!?/p>

具體而言,校外培訓機構受到的沖擊四個方面。

第一,強化學校主體地位,延展教學服務內容,形成替代

學校保證課后服務時間,引導學生自愿參加課后活動,課后服務時間原則上不早于當地正常下班時間,學校還應考慮提供延時托管服務,初中學校工作日晚上開設自習班,在課后服務時間,老師要對學習有困難學生進行學習輔導和答疑等等。

“以前學生放學早,放學后和周末可能要去上培訓課,現在這塊學校都承擔了”,一位小學生家長告訴《財經故事薈》。

于此同時,40號文明確要求,教育部門公開征集開發免費的線上教育資源,組織優秀教師在線答疑,加大學生宣傳推廣力度,引導學生利用免費教育資源。

“這就相當于以前教培機構做的生意,現在有一部分開始免費提供了”,上述家長認為。

其二,嚴格審批

各地不再審批新的面向K12階段的學科類校培機構,現有機構一律改為非營利性質,強調公益屬性;對已備案的線上機構重新拉網排查,重新辦理審批手續,未過審批的,取消原有備案登記和ICP。

即便對非學科類校培機構,也要分類制定標準,嚴格審批。

其實,在40號文出臺之前,已經有不少地方政府搶跑了。

5 月 17 日,山西省教育廳明確停止審批K12校培機構;7 月 14 日,河南省周口市西華縣公告,要求收回全縣所有校外培訓機構證照,重新申請報批;湖南、江蘇、四川等多省已明確調減本省內民辦義務教育占比,民辦初中、小學在校生人數占義務教育在校生總數的比例將調減至 5%以下。

第三,嚴格管控

“政策嚴格落實后,基本上很多在線教育機構的商業模式徹底不成立了”,一位教育機構投資人告訴《財經故事薈》。

校外培訓不得占用法定節假日、休息日、寒暑假組織學科培訓,培訓時間不得晚于21:00,“以后孩子放學晚,周末寒暑假也不讓參加培訓,大部分校外培訓機構是活不下去了”,

不得高薪挖搶學校教師;嚴禁聘請在境外的外籍人士開展培訓活動,上述投資人認為,Vipkid遭受的沖擊最大,其主打純北美外教,“以往的師資都在北美,現在已經嚴禁聘請在境外的外籍人士開展培訓活動,只聘請境內的外籍老師,又不能搶挖學校教師,哪有那么大的規模?”

公示培訓收費標準,并接受社會監督;堅決制止以虛構原價、虛假折扣、虛構宣傳等進行不正當競爭,等等,“培訓機構獲客費用特別高,收費管控了,這個賬還算不算得過來呢,很不好說?!?/p>

不得提供和傳播“拍照搜題”等產品,則會對猿輔導旗下的小猿搜題,以及作業幫搜題釜底抽薪。

其四,掐斷IPO融資渠道

40號文明確規定,學科類培訓機構一律不許上市融資,嚴禁資本化運作;上市公司不得通過股票市場融資投資學科類校培機構等;外資不得通過兼并收購、受托經營、加盟連鎖、利用VIE結構等方式控股、參股學科類校培機構;已違規的進行清理整治。

“還沒上市的大部分在線教育機構,很可能短期內沒機會IPO了”,上述投資人認為。

此前,《財經故事薈》曾做過統計,2020年,僅8大在線教育企業累計融資額,就超過120億美元之巨。

針對在線教育的嚴管政策,中信證劵發文建議“學科類培訓機構盡早轉型、甚至轉行”。其研報認為,“雙減”政策僅僅是規范義務教育階段學科類培訓的起點,未來還有大量的潛在配套政策和持續的嚴格監管。

港股美股教育股齊腰斬,IPO斷路,風投機構池魚遭殃

政策重錘之下,在線教育股,沒有幸存者。

截止7月23日20點的美股市場中,新東方盤前跌超62.66%,好未來跌超55.9%,高途跌超58.46%,一起教育科技超跌40%,51Talk超跌35%,網易有道超跌30%,樸新教育超跌20%。

其實,雖然股價跌幅令人瞠目結舌,但專業機構對此早有預判。

在今日港股開盤前,中金公司大幅下調了教育股的目標價,其理由是中國政府對教育培訓行業的規范管理嚴格程度史無前例。

而去年獲得巨額融資的在線教育獨角獸和巨頭,上市大門或許就此關閉。

據網經社“電數寶”顯示,2020年中國在線教育融資總額超539.3億元,同比增長267.37%。2020年在線教育融資總額超2016年至2019年融資總和。

其中,2020年,已經上市的好未來融資48億美元,猿輔導融資32億美元,作業幫融了23.5億美元。曾經重金加注的投資機構,如今池魚遭殃,難以回收投資。

2020年3月份,猿輔導宣布完成10億美元融資,由高瓴資本領投,騰訊、博裕資本和IDG資本等跟投。

到了10月22日,猿輔導宣布已經完成G1和G2輪共計22億美元融資。其中,G1輪由騰訊公司領投,高瓴資本、博裕資本和IDG資本等跟投。G2輪由DSTGlobal領投,中信產業基金、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(GIC)、淡馬錫、摯信資本、德弘資本(DCP)、OceanLink、景林投資、丹合資本等基金參與了本輪融資,彼時,猿輔導投后估值據稱高達155億美元。

除了猿輔導,“作業幫”也倍受投資機構青睞,2020年12月28日,作業幫宣布完成新一輪融資,金額超16億美元。投資者包括阿里巴巴、老虎基金、紅杉、軟銀、方源資本等新老股東。

此前的6月份,作業幫剛剛完成E輪7.5億美元的融資,由方源資本和Tiger Global領投。自成立以來,作業幫總計通過八輪融資吸金35億美元。

“現在我們不考慮IPO那么遠,先活下去,找到轉型之路”,一位在線教育公司員工告訴《財經故事會薈》。

據財新報道,“雙減”新政落地后,多家頭部教培企業預估,僅培訓時間的限制政策,就可能導致其整體業務銳減70%-90%。

已經有不少公司釋放出了轉型信號。7月23日晚間,高途集團回應稱,堅決擁護雙減工作,優化和整改教學項目,并加大職業教育投入力度。

“這個行業徹底變了”,上述投資人感嘆,“誰能想到去年那么火熱,今年徹底涼涼了,服從監管,是企業唯一的選擇。投資泡沫下,在線教育確實扭曲變形了,從業人員應該反思反省”。

不過,前述家長對于40號文的相關內容則是喜憂參半,喜的是“過去大家都培訓,孩子們太內卷了”,憂的是“孩子習慣了上培訓,學校提供的課后教育服務和免費的教育資源,孩子是不是吃得飽呢?”

本文系未央網專欄作者:財經故事薈 發表,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網站觀點,未經許可嚴禁轉載,違者必究!

免責聲明:信息網轉載此文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站的觀點和立場。文章內容僅供參考,不構成投資建議。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。

Tags:[db:TAG標簽](1158025)

轉載請標注:信息網——“雙減”落地,IPO無門,K12教培行業大限已至?

猜你喜歡

人妻丰满熟妇av无码久久洗澡,成人免费无遮挡无码黄漫视频,久久av高潮av无码av喷吹,国产嫩草在线观看
<u id="g9cfv"></u>

<acronym id="g9cfv"></acronym>

<acronym id="g9cfv"><dd id="g9cfv"></dd></acronym>

<button id="g9cfv"></button>

<p id="g9cfv"></p>